一世长安.

除了读书,真不觉世上还有更美好的事。

陷落与沸腾

可能我还是一个拒绝被同化的人,尤其在受到各种恶劣熏染之后。

刚又看了一遍《文化苦旅》中的一篇。小的时候可能是体悟不深,经历不够,只觉先生文风清冽又细腻。大了以后一遍又一遍看,才体会到一个学者,对于人文二字的尊重。可能是年岁增长,新版又有所增删,每读一页,感受与从前大不同。秋雨先生考察世界古文明的最后一站,是尼泊尔的喜马拉雅山南麓山脚的一个鱼尾山庄,这篇也因此得名。
最后一站了,自然是整理一路收获的惊讶之所。在提到中东极端恐怖主义的地方,我稍稍慢了点。因为每次看到新闻都不忍点开细读,怕失去对这个世界的信心。篇中,先生讶然于文本认识与现场认识的差距,感慨文明的滋生竟然和文明的威胁源出一地,难道是文明千年极盛极衰的轮回,抑或连文明,都对不珍视自己的人类失去了信心?
我突然就觉得,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年,先生在灯火昏暗的小屋里,道破的,竟是十数年后,前辈们至死都无法放下的担忧。

我是一个住在妇婴医院对面的人。这也就决定了家附近的孕妇、新生儿和孕婴用品店的数量。每次看到那些孩子,我就在想,我要怎么样,才能让他们以后的生活,更美好一点,至少,他们不会因为在家安安心心看书,而被人笑话书呆子。他们不会因为不喜欢逛街看电影,而觉得没有人能理解自己。看完一本自己觉得很棒的书之后,可以和知己品评个种兴味,而不是觉得,
自己很孤独。
脚下的是一片怎样的土地?我觉得这问题值得每一个中国人思索。可能我年纪尚小,太过狂妄,那就我自己先思索好了。这是一片伟大文明诞生的故地,是滋养了雄伟和柔和兼具的地方。可是我如果对口型给身边的人让他们猜呢?他们不说是胸围就不错了。唯一留存到现在的古文明,和最不谦虚和深沉的文明,竟然源出一地。那些被他人视若珍宝的信仰,竟然被创造出它的人嫌弃,和鄙夷。还有什么能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更大的笑话?

我总想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,但也从不曾抓住谁的衣领,冲他喊,你怎么这么没有道德,怎么怎么样。可我还是想以我一人的力量质问质问能看见我的胡言乱语的人,难道你们活着就是为了以荣为耻,以自暴自弃和怨天尤人为依存??你们真的不知道,任何人之间的差距,嘴说一句都没用,莫不如省下时间去充实和提高自己?可能大家都明白,那为什么不去做?热门评论里大肆唾弃国人素养的你们,敢说自己一块垃圾都没扔过吗?
文明的连续性都是有其道理的。所以我从不抱怨,阿不,或者说很少抱怨。我忍着自己的不满,省下力气去为了改变一些去实践。整体的问题巨大和我没有关系,我只知道,我可以管住自己,不用满地狼藉,证明我曾经存在过;不用速度与激情地闯红灯,也可以不迟到;老师上课不容易,我也没什么本事起码别气她们;每天晚上睡觉前原谅所有人和事,然后再记一遍,我和整个宇宙的浩淼相比甚是微小,所以更没有资格让周围人活得不幸福。妈咪也奇怪为什么我了解颇深,或者说相交甚好的几个孩子,都是模联中认识,或者各种机缘结实的男生,也是这个道理。他们都是有追求的人,至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清醒地活着,不浪费空气。懂我者不在多,无他,殊途同归而已。
我不过十六岁,这遇见的周围都怎么了?价值观完全颠倒,活着的意义无所寄托。仿佛自己的无所事事和苦闷彷徨全都怨国家大大们抓贪官不够狠,雾霾还这么严重。
长此以往,全人类共同打造的,不是幸福的小康社会,而是精神的不可逆阴霾。

我今天胡言乱语之后还会乖乖地做个中学生,可能和我有一样想法的人,也不会热血冲动地写下一片胡言乱语然后彻夜难眠。疯子有一个就够了,如果能唤醒更多的人,我情愿我疯癫。

期待未来的一代,是能懂得川端康成一句浅浅的海棠花未眠,和秋雨先生的苦旅之所在的一代。



一世长安
自十岁以来所思所想落笔。

二零一五年 四月十九日
于此身 此心


评论
热度(2)
©一世长安. | Powered by LOFTER